FAST VIDEO
即刻致电0574-87722138 定制您的专属广告视频
THINKING
飞时达观点
一个恐怖片导演的自我修养

2010年,《电锯惊魂》系列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评为全球电影史上最成功的恐怖电影,对于恐怖片影迷来说这是众望所归,因为确实是被吓尿了。
没有哪部电影断肢和血浆的使用可以这么毫无节制,即便是最收敛的第一部,在上映之前还是被定级为NC-17,逼得导演不得不对电影进行截肢,删减血腥镜头以达到R级(其实还是少儿不宜)。
《电锯惊魂》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影片中的机关,各种变态、骇人听闻,正所谓“竖锯虐我千百遍,我待竖锯如初恋”。如果说系列的第一部还只是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你死我活的小打小闹,第二部开始就是一段漫长而血腥的地狱之旅,编剧、导演以及幕后的道具组全体开脑洞,设计嗜血机关,至少在视觉层面上,它彻底满足了所有影迷追求感官刺激和心理解压的需要。如果说高中时代我们还在聊《张震讲鬼故事》,那么到了大学,在男生寝室的夜话节目里,普遍就多了关于影片的诸多吐槽,什么杀人还要杀得这么有心计,这么形而上,还要衍生到宗教的救赎、存在主义哲学,这让《沉默的羔羊》里的汉尼拔情何以堪。

一、概念的诞生

《电锯惊魂》源于2003年的9分钟实验短片,一个生存还是毁灭的残酷命题,通过电影化语言的呈现,产生了新的概念,新的风格。虽然粗糙的画面可以让人联想到当年艾德•伍德的Z级片,但它精巧的构思、疯狂的创意还是令狮门影业的制片人眼前一亮。

当时的詹姆斯•温和好基友雷•沃纳尔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后者因为遭遇健康危机而萌生了剧本创作灵感,影片里的竖锯先生就是罹患癌症,在生命的尾声突然顿悟了,开始扮演高智商的行刑者角色来拷问阴暗的人性。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渺小,从雏形的概念、人设和场景,《电锯惊魂》短片功不可没,与詹姆斯•温有相同经历的导演比如清水崇,1998年,看过《午夜凶铃》之后他一口气拍摄了两部短片,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革新当下的日本鬼片,即塑造出一个清晰而脱胎于现实的厉鬼形象。后来在《午夜凶铃》编剧高桥洋的提拔之下,他的两部短片以录像带的形式发行并红遍亚洲,录像带又促成了电影版《咒怨》的诞生,伽椰子成为继山村贞子之后家喻户晓的名

二、噩梦的童年

再回到《电锯惊魂》的创作,众所周知,影片诸多的惊悚构思源于詹姆斯•温和雷•沃纳尔童年的噩梦,与自身的经历息息相关。换做是我,如果在小时候被一个戴面具的怪人,或者诡异的木偶吓得半死,长大以后一定还会记得。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童年的阴影会伴随人的一生,严重的可以导致一些行为的失常。当然,两位主创都是正常人,并不是每个喜好重口味的人心里都有阴暗面,比如恐怖小说家斯蒂芬•金在童年时看到身边的小伙伴被车轧死,这段不幸的经历在他内心发酵成了最初的创作素材,并在后来的《宠物公墓》里转化成了一段段触目惊心的文字。

《电锯惊魂》还借鉴了意大利恐怖大师达里奥•阿基多的作品,1977年的《阴风阵阵》是他的代表作,影片大胆地采用富有表现主义的色彩构图和迷幻乐,凶杀、诅咒层出不穷,行尸、女巫的形象如同梦魇,挥之不去。阿基多的恐怖片真凶通常是行踪诡秘的,而且疯狂血腥,1975年的《夜深血红》里身披斗篷的神秘杀人狂对应于《电锯惊魂》的竖锯先生,后者带有鲜明的致敬。
虽然《电锯惊魂》这个系列拍到第七部已经乏善可陈,“电锯之父”詹姆斯•温从第二部开始就退居幕后,担任编剧、制片,但影片一水的制作绝对配得上业界良心的称号,同时用低成本以小博大、18天完成拍摄也成就了其业界楷模的美名,它还影响了《人皮客栈》、《短柄斧》、《致命弯道》等一批恐怖新秀。

三、死一般的寂静

2007年的《死寂》是“雷温”组合的二次发力,影片延续了《电锯惊魂》的视觉风格,比如邪恶的木偶,但画面更阴暗,恐怖张力从头至尾贯彻到底,反转的结局让人大呼过瘾。故事取材于一个恐怖的童谣,即小心玛丽•肖的凝视,它就像古希腊神话里的蛇发女妖美杜莎,所不同的是后者会让你瞬间碉堡,变成石头,前者是只要你发出尖叫,就会被拔掉舌头——可见幕后主创人员的良苦用心,他们是多么迫切希望听到观众的尖叫。
影片在叙事上,依稀可以看到80年代经典恐怖片《猛鬼街》的影子,同样也是一段童谣,牵引出多年前的噩梦,凶手总是在主角身边徘徊,小伙伴作为替死鬼一个接一个挂掉,最后只剩下主角一个人,面对无尽的杀戮,险象环生。有时候躲过了初一,还躲过了十五,但到了三十还是撑不住,比如《猛鬼街》的女主角第一部活下来了,到了第三部还是死翘翘。《死寂》就不用说了,所谓“巾帼不让须眉”,玛丽•肖的敬业指数与“嗜血三杰”弗莱迪、杰森、迈克尔(分别是《猛鬼街》、《黑色星期五》、《月光光心慌慌》的主角)相比也毫不逊色,什么叫赶尽杀绝,就是不抛弃不放弃,连下一代也不放过,事实证明恐怖片的主创永远是邪恶的。
《死寂》的上映,虽然没有达到《电锯惊魂》的轰动,但它使得詹姆斯•温的影像风格更趋成熟。恐怖氛围的营造是一门技术活,除了布景、配乐,还有摄影和精确到位的场面调度,缺一不可,它既考验了一个导演的技能点数,也对导演的想象力提出了要求。尤其是惊悚场面,一个惊吓的镜头要的是出其不意,同时又要合情合理。现在的观众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很多是阅片无数、久经沙场,如果是毫无新意的惊吓,只会换来观众的一声呵呵。
而温氏恐怖片向来不会让大家失望,它就像一块金字招牌,如果说《电锯惊魂》还在玩吸引眼球的概念,那么从《死寂》开始它就立了起来,在一撮恐怖片影迷中,早早的形成了口碑的保证,到《潜伏》时开花结果,再到《招魂》风靡全球。

四、满世界的鬼

早在詹姆斯•温14岁的时候,他的人生便受到一次打击,那就是他父亲的去世。14岁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活跃时期,但父爱的缺失,使得温的性格出现一丝转变,他开始对一些光怪陆离的东西着迷,比如充斥80年代血浆爆棚的B级恐怖片。因为是华裔血统,他会尝试着把东西方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进行对比,在其中还是会有一些内在的相同点,比如婚姻和家庭,虽然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但这是彼此建立联系的纽带。
在2010年上映的《潜伏》里,温毫不避讳地表达了自己对父亲这个角色的崇拜,他被塑造成一个平民英雄,在阴阳两界穿梭,直面恶灵的纠缠,拯救自己的妻儿。由帕特里克•威尔森饰演的父亲乔什是一位高中教师,外表忠厚,对家人的爱无以复加。他的妻子是自由音乐人,平时在家里带小孩、偷闲写写歌。按照恐怖片的一贯套路,居家女性是见鬼频发人群;按照墨菲定律,不见鬼是不可能的,所以编剧没有辜负观众厚望以及科学定理,让见鬼就像窜门一样频繁。

这样当然就吓坏了乔什一家,分析原因,问题还是在自己身上,乔什有星体投射的能力,通俗地说就是灵魂出窍,他把这种能力遗传给了长子道尔顿,这成为了家里闹鬼的诱因。道尔顿年少无知,在一天晚上睡着后灵魂跑了出来,一路玩耍到阴界,结果被恶魔囚禁,那恶魔跟主创一个尿性,喜欢木偶。道尔顿留在阳界的躯壳成了众鬼趋之若鹜的香饽饽,如果被附身,你懂得。
在灵媒伊莉丝的帮助下,乔什冒死去救儿子,从这一刻开始,《潜伏》的世界观终于露出冰山一角,它有时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循着声音辨别方向;有时被迷雾萦绕,打开一扇门,说不定就穿越了,回到过去;有时一堆扮演路人甲的鬼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跑来抢镜。直到2013年的《潜伏2》,我们终于对这个充斥着游魂、人格分裂的恶鬼、童年记忆以及平行时空的世界有了更深的认识。
编剧雷•沃纳尔将自己的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纵观1、2两部,影片诸多的峰回路转、双线叙事都叫人忍不住戳手指点赞,而且这位老兄还出演了看似很废柴的捉鬼二人组中最文质彬彬的那个,甚至接过了詹姆斯•温的导筒,拍摄了这个系列的第三部。虽然口碑大不如前,但人家至少很卖力地把1、2、3的故事像骨肉相连一样顺溜地串了起来,只不过口味不一定人人买账。

五、等待,是一个轮回

《潜伏》前两部中有许多为人称道的地方,也是从《死寂》开始,温一直热衷的,比如复古的画风,乖戾的配乐,这是对以往经典恐怖片的致敬。到了2013年的《招魂》,这种喜好已经变成了偏执,成为其个人风格的标签。
剧情方面,也是拉开其他恐怖片一条街的距离,还是双线叙事,被恶鬼侵扰的一家人是一条主线,驱魔人夫妇自己家被鬼侵是一条副线,安娜贝尔娃娃的情节设置无疑是神来之笔,它不仅丰富了剧情性,让我们体会到驱魔不是请客吃饭这么简单,还使得观众的心像一根琴弦从始至终一直绷着,无法释怀。

作为一名华裔导演,温可以站在一个更为客观的角度审视西方历史,其实是黑历史,比如中世纪基督教对女巫的迫害,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的血腥镇压。所以在《招魂》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历史以影像化的方式进行映射,比如鬼屋的房主曾经是一位上吊自杀的女巫,她在死前宣称每个侵占她的土地的人都得死。在豆瓣上看到有人吐槽,美国人不懂风水真可怕,老是把房子建在凶宅、印第安人的墓地上,不见鬼才怪,现在想想,库布里克的《闪灵》把杰克•尼克尔森逼疯的那家酒店就是建在印第安人的坟场,《宠物公墓》也是一样,看来不作死就不会死在恐怖片里是一句至理名言。
《招魂》的大热预示着恐怖片复古潮流的到来,同时也是一个瓶颈期,因为观众已经见惯了这种画风,这种惊吓的方式,所以拍完这部电影,温很有自知之明地跑去拍《速7》,不经意间又成就了一个传奇。恐怖片影迷仍然翘首以待他的《招魂2》,但是温导演的行程表现在已经被一部又一部好莱坞A级制作排满了,要等到他再度回归,为大家烹制恐怖大餐不知道还需要多久。
但不管如何,等待是值得的,好的电影作品本身就需要时间来孕育。兴许会有新风格的导演出现,来超越前辈,引领潮流,当年的温和清水崇,还有多年前的达里奥•阿基多,都是这么做的。
 

,

传真:0574-27681858
上海市长宁区长宁路865号
宁波市江东市姚隘路332号 凯诚大厦3A
余姚市南滨路2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