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VIDEO
即刻致电0574-87722138 定制您的专属广告视频
THINKING
飞时达观点
《鸟人》:当我们讨论电影的时候,我们讨论什么

当第87届奥斯卡奖繁华落尽,最大赢家是《鸟人》,主持人Nill只穿一条内裤登台恶搞它的桥段,实在令人喷饭。因为是讽刺超级英雄电影,所以自然而然就想到另一位在大庭广众秀自己内裤的人——Superman。
DC漫画中与Superman齐名的是Batman,巧合的是扮演鸟人的迈克尔-基顿是早年Batman的扮演者,导演墨西哥三杰之一的伊纳里多在选角时确实考虑周详,基顿的出场让人有一种戏中戏的代入感。
“鸟人”这名字听起来就很吊,当然电影不是纯粹的超级英雄电影,而是更为内心化的人物速写,以高度还原舞台剧的长镜头,张力十足的群戏和妙笔生花的超现实手法,一气呵成地完成了它。
相比于其他几部提名电影,《鸟人》的解读更多样化,因为它杂糅了很多元素,在艺术表达上也很前卫,毕竟导演是拍摄过《通天塔》的,比起菊地凛子的大胆裸露,基顿还是很保守的。现在回归正题,当我们讨论电影的时候,我们讨论什么?

第一、关于主题
影片的主题在开场字幕时已表露无遗:“成为被爱的人,在地球上感受被爱。”男主里根-汤普森是一个重度缺爱症患者,里根的名马上就想到美国人心中那个最伟大的总统之一,他曾经也是好莱坞演员。再回来说悲催的男主,年轻时他是家喻户晓的飞鸟侠,可惜时过境迁,他事业的下滑速度比他的发际线后退的速度还快,婚姻破裂,女儿和情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为了打一个翻身战,他转战百老汇,孤注一掷地改编雷蒙德-卡佛的《当我们讨论爱情的时候,我们讨论什么》,希望重返大众视线,赢得尊重。

第二、角色的困境
当然,哪个超级英雄不会遇到几个与自己作对的人渣呢,比如爱德华-诺顿饰演的既有才气又有神经病的演员麦克-珊农,他任性胡为的态度,可把里根气坏了。当然,麦克的形象从某一方也折射出那些真正入戏的演员,为了演醉汉而真的喝酒,为了让床戏真实可信而真的硬了。
里根的人生困境可真是罄竹难书,除了麻烦制造机的麦克,还有一开头那个活该被灯砸头的糟糕男演员,他后来坐在轮椅上代表演员工会向里根抗议的那个镜头,实在是好莱坞生态圈的投影。
里根不仅没有男人缘,女人们也是各种让他崩溃。前妻时不时跳出来,唤醒他痛苦的记忆;情人老是一惊一乍,用“我怀孕了or我没有怀孕”来吓唬他;艾玛-斯通饰演的女儿效仿了他的前半生,烟熏妆非主流,刚从戒毒所出来又成了老烟枪;娜奥米-沃茨饰演的女演员内心脆弱,她被麦克在戏里“调戏”之后,大声疾呼“为什么不能得到一点尊重”,然后旁边的大姐神回复“因为你是女演员啊,亲”,极致辛辣的讽刺。
还有那个毒舌影评人,扬言不把他的事业搞黄老娘誓不罢休,在一场酒吧的对手戏上,里根终于爆发了小宇宙,代替电影制片方痛骂影评人屎尿屁什么都不是,那一段连我这样写影评的也觉得爽嗨。

第三、经典场景
也许每个人都会遭遇中年危机,而里根是所有人的缩影。他的戏在试演时状况不断,连他自己也不能幸免,也就是奥斯卡奖上主持人Nill恶搞的那一段:他意外地被锁在戏院门外,大衣的一角卡在门缝里怎么也拉不住来,很快他就要登场了,情急之下,他只能狗急跳墙,脱掉大衣,然后一路潇洒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裸奔,引来路人的围观和拍照,还上了头条。与Superman主动展示内裤不同,里根是被动的,所以颇具讽刺意味,加上导演在路边神来之笔地安插了一个架子鼓手,爵士时代的那种乱入的荒诞感油然而生。

第四、内心的迷宫
里根的内心同样也是脆弱的,特别是他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他还喜欢站在窗前,在天台徘徊,影片中那个天台是人物情感的宣泄场所,不论是往下吐口水,还是真的往下跳了,不可否认里根有明显的自杀情结,甚至还遗传给了女儿。心理学上,当人遭遇挫折,就可能形成一个自我保护机制,也就是影片中里根那时有时无的超能力以及飞鸟侠的出场。里根需要把自己幻想成一个特殊的人,一个超级英雄,才能拯救濒临崩溃的自己。这也是影片最有代表性的内心戏,通过虚实结合,将主题升华,影片中里根变身飞鸟侠,在城市街道的上空,钢筋水泥的森林里穿梭,自由飞翔,镜头唯美,极致的抒情化。
里根实在是太需要爱了,这是他人生目标,也是做出一切反常行为的动机。改编的新戏终于上演了,他也到了走火入魔的境地,拿起一把真枪上台,在絮絮叼叼地念完最后一段台词后,他人戏不分,已经是那个疯狂的丈夫,真的开枪自杀。枪声伴随着台下观众的尖叫,真实的血花四溅,大家都没有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纷纷鼓掌,在心灵深处受到震撼。
就这样,里根用自己对艺术的殉道成就了这部戏,也成就了自己,他重新获得了关注和尊重,当然也伴随着争议。他侥幸存活,子弹只是毁了他性感的鼻子,只需要做一次整容手术,就可以重新登台,经纪人欢欣鼓舞,像驱赶蚊子一样驱赶记者,妻子女儿其乐融融地前往医院看望他,电视里都是关于他的报道。

第五、喜剧收尾
获得极大满足的里根,凝视着窗外飞翔的鸟群,做出了一个情理之中的举动,女儿再度回到病房,他已不在,八成是自由落体了,女儿看向窗外,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影片结束。开放式的结局,里根是死是活,不是影片表达的重点,他确实可以离开了,因为他得到了爱,他自由了,可以飞离这个星球了,而不是像被冲上海滩的水母,死气沉沉地度过余生。无知也有出人意料的优点,那就是Happy Ending。

第六、长镜头
最后讨论一下影片的长镜头。作为一种电影手法,它强烈地表达了导演的观点和诉求,长镜头在艺术电影里比较常见,一镜到底是考验导演场面调度和演员舞台功力的,它让电影变得更加纯粹,而不是后期剪辑的刻意,但也会让观众审美疲劳。
好的长镜头电影,比如希区柯克的《夺魂索》,会将观众一同带进凶案现场,与受害者、凶手、男主人公为伴,被情节的绳索勒住而紧张得难以呼吸;在特吕弗的《四百击》那经典的结尾,我们与小男孩一同审视着迷惘的人生,然后默默地奔跑,跑向前途未知的大海;阿方索-卡隆的《地心引力》开场,在空旷的无重力的世界里,缓慢推进的镜头,由远至近的空间站和主人公渺小的身影,我们每分每秒都能感受到真实。
《鸟人》的长镜头是对舞台剧台前幕后最真实的还原,它既带有主观性,通过展现主人公的超能力让剧情蒙上一层荒诞的色彩,然后穿过那迷宫一般的走道,让观众顺其自然地走进人物错综复杂的内心世界;它又带有客观写实的意义,通过全景化展现戏剧舞台的方方面面,增加代入感,拓展视野的广度和情节描写的深度;它不断在人物视角之间巧妙转换,深入刻画每个人物的性格和人与人之间的对立矛盾;在影片高潮处,它跟着主人公一同飞翔,视角如同上帝,变得更加抒情化,然后又坠入人间,由虚转实,无缝对接。
最好的长镜头不只是拘泥于单一的拍摄长度,而是通过各种表现手法,艺术性的编排,人物有序的出场,将原本需要分段拍摄才能串联的场景,需要蒙太奇才能植入的隐喻符号,需要反复NG才能拍出的瞬间火花,只用一个镜头一气呵成,而《鸟人》做到了,就从这一点确实很吊。
 

,

传真:0574-27681858
上海市长宁区长宁路865号
宁波市江东市姚隘路332号 凯诚大厦3A
余姚市南滨路2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