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VIDEO
即刻致电0574-87722138 定制您的专属广告视频
THINKING
飞时达观点
《十二怒汉》:室内戏、角色、冲突、场面调度及其他

        还记得《让子弹飞》里黄四郎请张麻子、师爷吃饭,十分钟的戏,环环相扣,暗藏杀机,集中展现了三个人的冲突和消解,可谓是一出好戏。《让子弹飞》的角色设定是三个男人一出戏,但如果把人数增加到十二个男人呢?也许这不应该叫冲突,而是战争。

十二个男人代表了十二种性格,十二种观念,他们中有建筑师、钟表匠、广告公司职员、球迷、教练、父亲、老人等。他们中有偏见,有合理的怀疑,有事不关己的狭隘,有墙头草似的摇摆,也有冷漠、自卑、孤独等心理。他们同处在一个封闭、闷热的空间里,是为了得出一个结论:那个孩子是否有罪?guilty,or not guilty。
 
第一、困兽之斗
 
陪审团的十二个男人,因不同的观念、见解而交锋,争得面红耳赤。一开始,只有亨利·方达饰演的8号陪审员坚持孩子无罪,他是一名建筑师。1:11,很显然这是一场以弱胜强的战争,观众在情感上倒向弱者。而他诸多的对立者中,那个一意孤行的父亲,由于自己儿子的反叛,导致他先入为主地认为孩子有罪,他的性格也是导火索。
建筑师以他冷静、细致的职业态度对案件抽丝剥茧,从最初的凶器折叠刀切入,一步步夺取话语权,通过分析行驶中的有轨电车制造的噪音会干扰听者的听觉,有力地回击了两个证人的证词。亨利·方达内敛的性格,他的义正言辞,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奇特的化学反应,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个球迷,他只想草草结束这场争论,别人的生死与他无关,他只在乎自己喜欢的球队的输赢。
正直的建筑师最先赢得了老人的钦佩,而老人则对其中一位证人进行了将心比心地剖析,同样也是迟暮老人,老眼昏花、行动迟缓,需要得到更多的关注,他有足够的动机捏造事实,他的证词是不可信的。2:10,仍然是寡不敌众,矛盾还在升级,还在激化,如同窗外正在孕育的一场雷雨,房间里闷热无比。建筑师在一片反对的声浪中,参照建筑图纸,模仿那个年迈的证人蹒跚走路,从房间到楼梯,他走了41秒,而不是证词里的15秒,他赢得了更多的支持者。
 
第二、激辩
 
6:6,势均力敌,观众们刚刚为建筑师舒了一口气,持有罪结论的人就展开了反击。先是诘问那个孩子的不在场证明,他说去看电影,却不记得电影和演员的名字。建筑师反过来问提问者,他是否记得星期一自己看过的电影片名,对方无言了。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广告公司职员讲起了俏皮的冷笑话,但剧情的弦一直绷着,战争已一触即发,两派人都不情愿折中地以悬案形式了结。
以激进的父亲为代表的反对派将冲突付诸行动,建筑师争锋相对,揭露他的阴暗本性,他就是想把孩子送上电椅,因为他是一个偏执狂。这句话如同平地惊雷,使反对派内部出现分裂。父亲像愤怒的公牛,挥舞着拳头,扑向建筑师,被众人拉住。他的举动充满了危险性,这之后大家都对他避而远之。
 
第三、铜墙铁壁
 
伴随着暴风骤雨,剧情在这时出现短暂的停滞。球迷打开了冥顽不灵的电风扇,给火药味十足的房间送来凉爽,他还戏谑地说运气跑到他这边了。建筑师与陪审团团长站在窗前,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思绪远离了禁闭的房间,他们聊到一场雨中的橄榄球赛,为接下来的逆转做铺垫。
折叠刀的创伤分析证明比死者矮七寸的孩子是不可能杀死对方的,除非他跳起来杀人,同时要熟练地出刀。球迷在这时颇为讽刺地宣布自己要重新站队,原因竟是他受不了无休止的争辩,他想尽快结束这一切。钟表匠高举正义的旗帜,对他进行讨伐,他虚伪的面具被撕下的一刻,我们看到了一张狰狞的人性面孔。他其实是很多人内心的缩影。
反对派在轰鸣的雷声中瓦解了,9:3,最后三个人还在负隅顽抗。其中,最有力的抗辩来自那个不流汗的男人,他的眼神冷峻,心也是冷的。他说,另一个证人——住在对面的女人亲眼看到了凶手。这无疑是反对派的救命稻草,是他们的杀手锏,持无罪观点的人一时哑口无言,甚至有人倒戈。
剧情发展在这时出现了最大的阻碍,直到睿智的老人攻破了这道铁壁,十二个人中只有他察觉到了蛛丝马迹,那个女人出庭时没有戴眼镜,她的鼻梁上留下清晰的痕迹。反对派陷入混乱,不流汗的男人懊丧地捏着鼻梁骨——他也是眼镜人士。老人趁胜追击,没有人会在睡觉时戴眼镜,那也意味着女人的证词有漏洞,在凶杀发生的瞬间,她没有时间戴上眼镜,她也不可能看清凶手的面容。尽管这只是推论,不是确凿的证据,但这是最合理的怀疑,老人赢了,孩子的官司也赢了。
 
第四、罪与罚
 
当然,电影没有在这时戛然而止,因为高潮才刚刚开始。众人给予反对派最后一击,那个一直大声喧哗、藐视一切的中产阶级老头被无视,自己坐一边凉快去了。11:1,执拗的父亲暴跳如雷,在他和另外十一个人的中间,出现一道鸿沟,他在众人如电的眼神的逼视下,方寸大乱,原形毕露。虽然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强硬,但他理性的防线已经决堤,他就像一位站在医生面前歇斯底里的病人,撕碎了自己和儿子的照片,在对过去的悔恨中,痛苦地说出not guilty。
影片的结尾,在法院的大理石阶梯上,建筑师与老人握手,相视一笑,之后他们踏上了各自的道路。他们原本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人,代表着不同阶级的利益,他们被召集到一起捍卫司法的公正,他们做到了,获得了胜利,这也是影片的伟大胜利。
 
第五、伟大的胜利
 
1957年,《十二怒汉》横空出世,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轰动,只在同年斩获了一座柏林金熊,多少让人有点意外。导演西德尼·吕美特年轻时混迹于百老汇,后在CBS担任过电视剧导演,直到被身兼制片人一职的亨利·方达选中拍摄本片,他的人生轨迹才发生转变,成为受人敬仰的影像大师。
《十二怒汉》成本仅35万美元,拍摄时间19天,场地极其简陋,以至于亨利·方达进组时大发雷霆,但就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一部划时代的电影诞生了。影片有诸多伟大之处,譬如对室内戏的发挥结合了影像的延伸,对国民性格的提炼,通过不同人物的交锋鲜明地刻画人性,张弛有度的群戏,节奏的把控,还有它极简的拍摄方式,它对戏剧的一脉相承,造就了一部纯粹的电影。
导演在场面调度中结合了舞台剧的表现方式,例如演员的走位,生动而形象,持不同观点的人必然会离开座位,远离自己的对立者;开场的长镜头是对人物最直接的白描,十二个人依次表明观点,交叉对话、视角转换,使得电影更为客观,为群戏铺垫;走进隔壁的洗手间,如同下一幕场景的切入,同时又交代了人物的职业性格。
 
第六、隐喻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正值气焰嚣张的麦卡锡主义退潮,旷日持久的越战刚刚打响,反战的思潮还没有形成主流。但政治观念偏左的导演西德尼·吕美特却将更重要的主旨融入到影片中,《十二怒汉》看似是在制造冲突,在单一的场景里,将人物的关系集中处理,矛盾激化到极致,但它最终目的是为了消解冲突。
其实,对于编剧来说,写一个冲突并不难,只要将几个各执己见的人放在一起,自然有戏,难就难在如何消解冲突,也就是一群人说服另一群人。说服的途径不是付诸武力,而是以理服人,用一颗包容的心化解矛盾。从这个层面来说,影片的弦外之音是希望我们学会包容和宽恕。
化干戈为玉帛,这是中国的一句古话,在影片里,它的意思就是我们要和平,而不是战争。人性中多多少少有偏执的一面,影片塑造了十二个性格迥异的男人,他们聚在一起,争论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的案件,他们的观点决定了那个人的生死,他们之间爆发了各种冲突,但在最后他们的观点形成一致,这是政治,也是每一段人生的隐喻。
,
传真:0574-27681858
上海市长宁区长宁路865号
宁波市江东市姚隘路332号 凯诚大厦3A
余姚市南滨路249号